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凶樓-1

(一)喬遷新居

  我與人合租了一套房間,在這幢大樓的二十層四室。我的傢俱不多,只有一張折疊床,一張寫字臺和搖搖椅,一個簡易衣櫥,一臺電腦和迷你電視機。說是說不多,但是要我一個人自己搬上去實在有點吃不消。

  我現在就站在電梯口,考慮著先搬什麼。“電腦和電視一定要先拿上去,這些貴重的東西可別給人偷了。”我下了決定,但還是有點不放心其他東西。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人拍了拍我的肩膀:“這位朋友,新來的?”

  我回過頭一看,是個四十左右的中年人,他說道:“我叫王右呈,住在二十樓,鄰居都叫我老王。”

  “巧!實在是巧!我也住二十樓的。”王右呈哈哈一笑:“那我們是鄰居了,我看你東西不少啊,要我幫忙嗎?”

  這簡直是求之不得,兩人合力,一次就把所有的東西都搬上來了。“你是住四室的?!”老王的眼神有點詫異。

  我問道:“有什麼不對的?”

  “哦,沒有,沒有。四室是套間,可有四房一廳,就你一個人住啊?租金可不便宜吧?”

  “當然不是我一個人,我和人家合租的,那個人要晚幾天才能來。”

  “哦!是這樣的,我住一室,就在電梯口的對面。”我們把東西都放好後,我送他出來時,他和我這樣說。這個時候,只聽一人咳嗽一聲。我們回頭一看,只見一個女人站在我們身後。那女人陰沉著臉,雙眼裏佈滿血絲,說道:“還不回家去!就知道在外面晃悠!”

  老王勉強對我笑了笑:“賤內,是賤內。有空來我們家坐坐。”說著擁著他的“賤內”進房去了。沒想到老王的氣管炎居然很嚴重,我笑著走回房裏。

  四室的結構是這樣的:開門就是一個客廳,左邊是櫥衛,右邊有一扇門。門後有一條走廊,走廊的左右各有兩個房間,我住的就是左邊最靠裏的那一間。

  我稍微理了一下東西,決定到別的房間去看看。進門一看,只見窗邊垂下兩條厚重的窗簾,將陽光都擋死了,整個屋子陰沉沉的。我又到別的房間去,都和那間差不多。

  等我熟悉完環境,看一下表,已經是17:48了。我隨便泡了一碗面,吃完後,天已經黑了下來。


  (二)房客真的只有我?

  晚上沒有事,當然是上網玩遊戲。我習慣性的把門一關,雖然我知道,現在不會有任何人來打攪我。

  相信人人都有這樣的經驗:在網上不知不覺的會過去好幾個小時。所以當我眼睛一瞥,看到已經23:07時,一點也不奇怪。只是覺得有點累,伸個懶腰。

  就在這個時候,我聽到有人的聲音在門外。“會是什麼人?難道是與我合租房子的那個人來了?他可真會挑時間啊!”

  我站起來,跑過去把門打開,探出頭去,可是只見走廊裏空蕩蕩的。別的屋子裏也是漆黑一片,什麼都沒有,四周都是靜悄悄的。

  “難道是我聽錯?”我疑惑不解,把門關上,重新回到座位。又仔細的聽聽,的確什麼都沒有,這才放心。

  可是不多久,又有聲響,這次我發誓我真的聽到了,是隔壁房門被打開的聲音!緊接著,有人的腳步聲,然後又是開門聲。

  整個過程就好像是有個人從門裏出來,經過那條走廊,最後開門到了廳裏。這個時候,我覺得有點莫名的恐怖,因為我確信,隔壁是沒有人的,那麼這個聲音,又是誰發出來的?!

  這時,居然有歌聲從廳那邊傳了過來,但聽不清楚到底是在唱些什麼。我決定親自看看,大著膽子走到門邊,慢慢的打開門,眼睛從門逢裏看出去。可奇怪是,那個聲音就在我開門的一瞬間停止了,外面是一片死寂,通向大廳的門也是關著的,就好象根本沒有開過。

  我心裏實在很亂:“這是怎麼會事?”

  說實話,我實在沒有膽量走到大廳那裏一探究竟,於是把門關上。才一轉身,那個聲音又響了起來,不多時,還傳出自來水嘩嘩流動的響聲。

  我再一次的把門打開,可結果還是一樣,外面什麼都沒有,聲音也在同一時刻停止,如同沒有事情發生過一樣。我心裏不由浮現一個念頭:“難道是鬼魂作怪?!”一想到這裏,我渾身不禁打了個冷顫。

  我慢慢的把門關好,儘量不發出聲響,耳朵貼在門上,聽著外面的動靜。不多時,那聲音漸漸的響了起來,還伴隨著腳步聲,我聽得出,“他”正朝我這個方向走來。

  我不由得心跳加快,背心透著陣陣寒氣,心裏不停的念道:“不要過來,不要過來。”

  不多時,那個聲音停在隔壁門前,接著是開門的聲響,然後腳步聲進到房裏,門也隨之關上了。

  整個過程都有歌聲傳來,好象還是很愉快的音樂,雖然隔了一堵牆,我仍然聽的見。我只覺得腦子裏一片空白,想弄清這件事情,但怎麼努力也沒有辦法正常思考。其實,就算我能正常思考,又能得到什麼結果呢?這件事情實在是太怪了,根本不符合常理!

  就在這個時候,那個歌聲突然變的極其尖利可怕,甚至可以用慘叫來形容!那一聲聲淒厲的叫喊直慣我的耳骨,我只聽的毛髮倒豎,周身都在打冷顫,兩腿也不由得發軟。

  那聲音嘶聲力竭,越叫越慘,也越來越響,足足持續了幾十秒鐘,然後突然停止,四周立即恢復了寂靜,是如同死一般的寂靜!

  還沒等我從恐懼中回過神來,又聽“啪”的一響,電腦和電燈居然同時熄滅,我的房間裏是一片黑暗,伸手不見五指。

  這個時候我真的希望自己能昏倒過去,如此才可以熬過這恐怖的一夜。但是我現在卻格外的清醒,天知道接下來還會發生什麼事情!也許更為駭人,也許還會危及我的安全!

  我躡手躡腳的坐到牆角,儘量不發出任何聲音,以免驚動惹惱了隔壁的那位。硬著頭皮死撐,心中不斷的在念:“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也不知道現在是幾點鐘,究竟還要多久才會天亮?”我想,“剛剛我看表的時候是23:00出頭,現在最多也不超過淩晨1:00,至少還要等4個小時啊!”

  這漫漫長夜如何度過?更何況隔壁還有一位“房客”?!

  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我也許實在頂不住,睡著了。等我醒過來的時候,天已有點放亮了。估計是早晨5點左右,聽到樓下上早班的人聲,對我實在是很大的安慰! 


  (三)我房間的無名訪客

  好不容易熬到了天全亮,我才慢慢的站起來,輕輕的打開門,先向外面張望一下,只見走廊裏已經被陽光照的很明亮了,這才放心走了出去。在經過隔壁門前的時候,我的眼睛往裏一瞥,只見裏面依舊是陰沉沉的,不敢多看,迅速從那裏走過。直到出了大門,才松了一口氣。

  只聽我身後有開門的聲音,我回頭一看,是老王和他的賤內出門,要去上班了。他看到我,笑了笑,但多少有點僵硬。他的妻子卻是一臉的驚恐和疲倦。

  “老王,你昨天晚上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我立刻問他。

  老王還沒有回答,他的妻子卻搶著說道:“沒……沒有,我們什麼都沒有聽到!”聲音中充滿了難以掩飾的顫抖。

  我覺得有問題,想追問下去,老王說話了:“真的沒有,你昨天晚上沒有睡好嗎?我們要趕著上班了,有事晚上再聊吧!”說完,兩人乘電梯下去了。

  “他們的回答真是讓人起疑!晚上一定要好好的追問他們。”

  這時,從九室的門裏出來了一個阿婆。我打了個招呼,問道:“我是住四室的,你昨天晚上有沒有……”

  我還沒有說完,那個阿婆就如同看瘟神一樣看著我:“噢呦!儂煩死特了,我要去買菜了,再勿去,小菜要賣光特了!”說完就走了。

  為什麼人人都避著我?難道那個四室真的有什麼問題?!

  我打電話到置房公司詢問,還沒說兩句,對方就開罵了:“你事情怎麼那麼多的!那麼大的房子,我們只收那麼少的租金,地段也不錯,你還有什麼不滿意?!”

  “那你們能不能告訴我這個房子的業主是誰?怎麼聯繫?”

  “你要幹什麼?我們是仲介,對客戶的資訊要保密!”說完,就把電話掛了。

  我回到了我的住所,下定了決心,要到隔壁房間去看一看。我慢慢的扭開了那門的把手,只覺自己的手心裏已經滲出了冷汗。

  “真是沒用,現在是白天,還怕什麼!”說是這樣說,但心裏還是很緊張。

  門慢慢的開了,可是呈現在我眼前的房間,和我昨天看到的情景一模一樣,裏面空蕩蕩的,厚重的窗簾遮住了陽光,沒有任何有人活動跡象,可以說是毫無發現。

  我原準備到了下午,去找老王詳細的談談這件事情,誰知道我始終碰不到他的面,敲他的門,也沒人開。問別的人家,也是沒兩三句就關門了。眼見時間一點點過去,已經是19:23,天也暗了下來。

  “看來今天晚上又要硬挺了!”我心中這樣打算,“還不知道要挺多少天,只希望和我合租的那個人快點來!”

  白天我已仔細檢查了電源,換掉了原先那根舊保險絲,現在我把能開的燈全部打開,把房間照的亮堂堂的,多少找到了點心裏安慰。我依舊是上網,因為實在沒有別的事情好做,也只有這件事情能暫時轉移我的注意力了。

  可是我的心情始終難以平靜下來,隔幾分鐘就要看一下時間,聽聽有沒有什麼聲音。時間過的很慢,才過去1個小時,現在只有20:30。

  “現在都覺得那麼慢,到了那個時候可怎麼辦?”對於這個問題,我只有歎氣了,“唉!聽天由命吧!”

  就在這個時候,我的門忽然被什麼東西打開了!我被這突然的事件嚇了一大跳,回頭一看,只見一個三十出頭的女人站在門口。

  “你是誰?你是怎麼進來的?”我問道。

  那女人不回答我,眼睛只是看著屋子裏面,然後走了進來,隨手把門關上。她坐了下來,從一個皮包裏拿出了一面鏡子,和一個粉餅,給自己化裝,就好象無視我的存在一樣!

  我繼續問:“你是什麼人?!再不說我要報警了!”

  我一連大聲說了好幾邊,那個女人才似乎有點感覺,回頭看看我,然後伸出食指放在嘴前“噓”了一聲,意思是叫我小聲點。然後拿出一支口紅,依舊旁若無人的化裝。

  我心底略微泛出一點恐懼,只覺得這件事情未免也太邪氣了。過了不久,那女人化好裝,對著鏡子左看右瞧,自己也覺得很滿意。接著站起來,從包裏又拿出一根長繩,繞過天花板上裝掉燈的鐵環,打了個死結。

  我不知道她要幹什麼,只是在一旁看著,只見她搬來凳子,站到凳子上。我看到她站到凳子上,已經覺得不對,剛想阻止,那女人的脖子突然往繩環裏一伸,原來白裏透紅的臉色立刻就變的青紫發黑,眼睛暴突,舌頭從口中探出,樣子極其可怖!與次同時,房間突然陰風陣陣,電燈也是一閃一閃的,那女人的身體隨著陰風左右晃動,情景實在駭人!

  我被眼前的這一切嚇的是六神無主,只懂得拼命的往外跑,嘴裏不停的大叫:“有鬼,有鬼!”

  正當我沖出四室的時候,我和另一個人撞了個滿懷,兩人都摔倒下來。那人破口大罵:“你幹什麼!見鬼了,橫衝直撞的!”

  只見那個人五大三粗,身後背了個大包,我說道:“有鬼,真的有鬼!”

  那人看著我,說道:“我就住著這裏四室,別胡說八道嚇人!”

  “你住四室?”

  “不錯!”

  “我也是!”

  原來他就是和我合租房子的那個人!我們互相介紹後,我知道他叫胡榮漢,是開計程車的。

  “你剛才說有鬼,是怎麼會事?”

  我把剛才的事情大略的說了,胡榮漢半信半疑,一把拉住我:“你帶我去看!”

  有個人做伴,我的膽子也大了起來,回到大廳,穿過走廊,來到我房間的門口,朝裏一看,居然空無一物,那女鬼不見了!房間裏的一切都很正常!

  我和一個人在一幢樓裏合租了一套四室一廳的房子,在我搬進去的第一晚,就發生了怪事。加上周圍鄰居如避瘟神的態度,讓我感覺這裏一定有問題。

  而第二天晚上的情景更是恐怖,直嚇的我逃出房間。

  這個時候正巧與我合租的那個人也到了,我告訴他這裏的事情,他不相信,要我帶他去看,結果什麼都沒看到!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