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標題: 聊齋新說之隆山 [打印本頁]

作者: ckinnewwy8954    時間: 2013-3-17 01:57     標題: 聊齋新說之隆山

第一章,序幕(1)
  
  在每一個黑夜裏,都存在著一個故事,它總是讓人潛意識的想起那些讓人毛骨悚然的鬼故事,下麵就來講講我身邊發生的靈異故事。
  
  那一年,我還很小,剛上三年級,每天回家必須經過一個樹林,稱之隆山,(因為我們這裏的少數民族有個傳統的習俗,人死後在隆山裏火化,)每次路過這個樹林,我的心裏總是毛骨悚然的感覺,總覺得身邊陰風陣陣的,那一天,因為我沒按時完成老師佈置的作業,被留下抄寫了十幾遍的生字,等完成作業時,同學們都走光了,我只好一個人默默地提起書包回家,來到了隆山的入口處,忽然一股冷風吹遍我的全身,渾身打了一個冷顫,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排斥在我心理,我在那徘徊到底進不進去,隆山的路它是我唯一回到家裏的一條小路。在猶豫不決的時候,小時候的夥伴小燕出現了。
  
  “小兮,你在等人?”小燕的話讓我心裏安心不少,急忙點點頭
  
  “恩恩,我在等你一起回去呢。"為了不讓他笑話我,我為自己找了很好的藉口。
  
  我們倆一塊進去了那條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陰深小路,路邊的有些年久的老樹樹葉跟隨著風發出沙沙沙的聲音,平時都沒什麼感覺的我,今天卻如此害怕,眼睛緊張的掃視著身邊,小燕沒發現我的緊張感,依舊走在我前面,突然,她停住了,緊跟在她後面的我推倒了她。
  
  她慢慢轉過身來,只見兩眼流著血淚,舌頭伸的多長長的,流著口水,死瞪著我,發出“咯吱咯吱”像笑不像笑的尖銳聲,我被這一情景嚇到了,兩腿不聽使喚的站在那呆呆的看著她,過了一會兒,她慢慢向我爬來,心裏突然出現一個聲音“快跑”,兩腿終於使得上勁來,飛快的向前跑,我不敢看後面,怕在見剛才那一幕,只能拼著命跑,跑了好長時間,總覺得還是在原地徘徊,心想,完了,在我覺得快要絕望的時候,聽到媽媽叫我聲音,離我越來越近,我感到全身無力的摔倒在地上,失去了知覺……
  
  第一章,序幕(2)
  
  待我醒來,已到第二天,從床上坐了起來,媽媽在旁邊睡著了,手一直摸著我的額頭,媽媽感覺到我已經醒了,兩眼濕潤看著我。
  
  “兮兒,昨天下午在隆山裏暈倒了,我總覺得心裏不放心你就準備到學校去接你,卻看到你暈倒在小路上,發著高燒說著胡話,你要嚇死媽媽啊。”媽媽說完淚水連綿不絕的滴落在我手背上,我沒敢把昨天看到的那些告訴媽媽,抱著她,心裏終於安心了不少。
  
  “媽媽,我沒事了。”我安慰著媽媽,這件事讓媽媽心裏有陰影,她似乎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從那天起她讓爸爸送我上下學,我沒勇氣跟媽媽提那天發生的事,也不敢提,我以為忘記這件事就算過去了,事情卻不像我想像的那麼簡單,過了一個星期後,那天下了很大的雨,爸爸沒來接我,我只能打著雨傘向隆山走去,同學A(因為沒跟他一起玩,名字早已記不清,就以A來代替他的名字了)跟在我後面,我們倆關係不好,很不在一起玩,雖然是這樣,但有他的存在就沒那麼害怕了,剛走進隆山路口那樣心裏忐忑不安的感覺又來了,我緊緊握著傘,埋著頭飛快的走了進去,同學A突然停住的腳步,我的心更抖了一層,我怕在會發生那天同一樣的事,
  
  “小。。兮”他幽幽的叫我,我渾身發抖的背對著他,因為那聲音不是他的。
  
  "為什麼一定要跟著我?“對於三年級的我似乎懂了一些事,顫抖的大聲吼了出來,因為我實在沒勇氣再向後面看一眼,只能拼命地跑,這一次很快的跑回到家裏,剛到家,我哭了一場,媽媽嚇了一跳,我不得不把所有的事告訴媽媽,媽媽摸著我的頭緊緊地抱住我
  
  “兮兒,不怕,不怕,媽媽已經知道了。”媽媽安慰著我,沒有在說什麼。
  
  到了晚上,媽媽殺了一只公雞,點上白蠟燭,擺上紙錢,嘴裏念念叨叨的,當時我害怕的躲在爸爸的身後。
  
  “該走的走,不要不依不饒。”媽媽說完最後一句話,讓我過去把紙錢燒了。
  
  這件事就這樣結束了,後來公路修進我家所住的那個村子裏,就在也沒走進隆山過。直到我大學畢業了,媽媽才告訴我,我的夥伴小燕早在我遇到他那天的前一天因病去世了,我對這個消息感到震驚,在想為什麼跟她最好玩的夥伴她也要傷害呢?也許他在另一個世界感到寂寞吧。但是始終讓我想不通的是當時同學A的聲音不是他,那又是誰的呢?
  
  第二章,隆山之謎(1)
  
  自從那件事到至今已過了多年之久,我已經從幼小的孩童成長成青年,在這個青澀的年紀中奔放著我的青春,在我要去上大學之前去了一趟奶奶家,在那裏奶奶跟我提起了我家後院隆山的故事,我有著一種預感,與我小時候遭遇的事似乎冥冥之中有著關聯。
  
  從城裏乘車到鄉下用了一個多小時,在車上顛簸了這樣長時間的我有了暈車的徵兆,南方雨季來的比較早,這天正好趕上了雨季,看著窗外天灰濛濛的下著小雨,我在車上昏昏沉沉的睡著了。
  
  “醒醒,醒醒。”
  
  不知是誰把我搖醒了,我的好夢一下子被打擾,心裏總是不舒服。正想向罪魁禍首聲音主人發難,抬起頭,看到穿的一身白的女子用糾結的表情看著我,看到她的第一眼我怔住了,她。。。她是。。。。。
  
  “你。。。”我驚恐看著她,一時讓我感到空前的恐懼感向我襲來。
  
  因為她太像兒時的夥伴小燕了,我知道世界上相像的人很多,但我眼前這個女孩跟小燕就像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我想提醒你的是,你到站了。”
  
  她擰起她的手提包從我身邊跨過,不滿我用那樣恐懼的眼神看她,好像她似怪物般,但我心裏也把她想像成了怪物級別,她走過去無意碰到我的手,我感覺到她手的溫度,“有溫度說明她有生命力”我心裏默默想,心裏只能默默向那位女子道歉。雖然時間過了這麼久,但是我始終還沒走出兒時的那事的陰影,抹不掉腦海深處那天小燕娜猙獰的笑,看到與她相像的人難免會有恐懼感。
  
  我拉著行李冒著小雨向奶奶家走去,奶奶家是一個古式小樓,依舊沒有變,變的只是在歲月的流逝中,這個古式小竹樓有了滄桑感。(奶奶家所在的這個村子,是個居住少數民族的村子,每家房子都是古式竹樓,一樓一底的形式,上樓住人,下樓養牲畜。)我挺喜歡這樣房子的格局,因為看著就覺得有歷史的價值。
  
  未完待續。




歡迎光臨 神舞月~~娛樂在綫 (http://shiang-yang.info/) Powered by Discuz!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