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慕情-5

“明早八點,學校門口見。”
  
  我把手機關上,戴上耳機,安靜的靠在房間的沙發,一縷月光輕瀉進距離寸步的地板上。
  
  第二天早晨,我八點差幾分,到了學校門口。
  
  看見雨軒身穿一件白色T恤,雙手併攏提著包,站在學校門前對我輕輕揮了揮手。
  
  我快步走近。
  
  “早。”她微笑,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不是說好八點嗎?”
  
  “你還不是,也來早了。”
  
  “習慣。”雨軒說,“我來的早,已經報名了。快進去吧,老師就在教室,我在這兒等你。”
  
  “好。”我說。
  
  我走進學校,繪畫班的人已經減少了很多。不過卻多了幾張新面孔,即便是這樣,到這裏報名的人仍是沒有到需要排隊的地步,冷清得不行。
  
  進教室,只有兩個人在裏面,站在講臺旁登記。一個年輕的男老師,獨自站在講臺,手上拿著幾張表,輕輕打了個哈欠。
  
  我靠近講臺的時候,才看見教室後面的兩個學生起身從教室後門離開,相互看了看對方。那老師不看我,一臉悠閒的扶著講臺,我把表遞給我,我填好以後拿給他,他看著表格眼睛一亮,抬頭看我。
  
  “夏雲?李老師說你素描功底的很好,今天一定會來呢。”
  
  “……”我驚訝。
  
  “恩,可以了。”他對了對手上的名單,打了個小勾。
  
  我回頭看了看空蕩蕩的教室和消失的繪畫器材和那些不見的雕塑模型,下次上課的時候,就換成了一批新的人了吧。
  
  “那老師我先走了。”我回頭。
  
  “恩,下周見。”
  
  走出校門,看見雨軒站在門口低著頭,雙手背在身後,用腳輕輕翻弄著地上的石子。
  
  “好了。”我說。
  
  “很快啊。”雨軒抬頭。
  
  “因為本來就沒幾個人。”
  
  “今天有空嗎?”她轉身對我說。
  
  “恩。”
  
  “陪我去面試好嗎?”她說。
  
  “面試?”我小心的驚訝了一下。
  
  “一個兼職。”
  
  “…好。”
  
  “如果你有事,不用勉強。”她說。
  
  “沒有……只要晚上九點到家就可以。”
  
  “不會要那麼久的。一點開始,應該到三點就會結束。”
  
  “沒問題。”我看時間,才八點半。
  
  我們沿著護城河方向走。
  
  “你說九點以前到家,家裏管的很嚴嗎?”
  
  “沒有,我一個人住。我爸一星期回來一次,叫人收拾下房間,就出門工作了。”我說。
  
  “那為什麼九點還要回去?”雨軒的表情帶著小小的驚訝。
  
  “習慣。”
  
  “——乖孩子。”
  
  “……”
  
  “我們先到前面的奶茶店喝東西聊天,到十一點半再去吃午飯,我知道附近一家店的咖喱飯很好吃,我請。”
  
  “好的。”我說。
  
  她輕輕一笑。
  
  中午我們坐在寫著“冷暖自知”的奶茶店裏,鬧市已經逐漸恢復了原有的喧囂,湧出一種忙碌的味道。
  
  我和雨軒看一眼街邊發呆似走過的路人。
  
  “想喝什麼?”她問。
  
  “咖啡沙冰。”我看著玻璃板下寫有飲品種類的文字念道。
  
  “咖啡沙冰,白巧克力奶茶。”她說完,冷冷的把單子遞給服務員。
  
  一陣短暫的沉默後,服務員很快太送上了奶茶,她抬起手輕輕晃了晃吸管,然後拄著頭想著什麼。
  
  “……其實我們很像啊,但家裏不像你一樣經常沒有人。他們到我睡了才回家,早上又很早的出去,幾乎見不到面,跟沒在一樣。”雨軒轉過頭,輕聲說,“——我們都是沒人管的可憐孩子。”
  
  “……”我仔細看著她忽然傷感的表情。
  
  “……別那麼認真看我嘛——我是開玩笑的。”雨軒定著看了我幾秒,笑了出來,眯起眼睛“其實我也經常晚回家的,我就把房門門反鎖上,他們回來就會以為我先睡了,不會敲房門叫醒我,然後我晚上又偷偷溜回去,哈哈。”
  
  “……”
  
  “別這樣一臉驚訝看著我。”
  
  “——壞孩子。”我說。
  
  “我沒有標榜自己是淑女哦。”她扭頭看著街上路過的行人,突然說:“……夏雲,為什麼選擇藝校?”
  
  “我也說不清。學習雖不怎麼樣,不過也沒到非考藝校的地步。你呢?”
  
  “喜歡。”她輕快的說。
  
  “只是因為喜歡?”我驚訝。
  
  “你不是嗎?”她轉頭看我。
  
  “……”
  
  “今天看報名表,原來的同學只剩下三分之一了,他們都去認真準備奮戰高考了吧。”她小口喝了一些奶茶,“我們是不是很不明智?”
  
  “考進藝校,也不代表我們是什麼藝術家,裏面大都是因為分數低,想蒙混過那幾項專業考試,然後混個大學的人。”
  
  “這樣說的話,那高考也不是一樣的嗎?比如文章寫的好的人未必能在作文上拿高分,反而是那些把作文當公式寫的人考了高分,這些人至多是會考試的人,而不是人才。相對來說,我選擇距離自己願望近些的敷衍。”
  
  我詫異的呆住,然後不自禁的慢慢露出了笑容。
  
  她微笑,“……你選藝校家裏人反對嗎?”
  
  “沒有。倒是班主任,為這個還找過我談話。你呢?”我說。
  
  “只是班主任啊?跟你比起來,我就慘啦。老師和家長都反對,特別是家長很強硬,他們連我參加考試培訓的事都不知道。”雨軒沉默幾秒,用吸管輕輕攪了攪奶茶,“反對也沒辦法,不靠他們我也能生存。”
  
  “為了學費才找兼職?”我喝一口沙冰,一陣涼意穿過喉嚨。
  
  “也不是啦,我的零花錢應該也夠交學費的。”
  
  她看著店外走過的路人,輕輕露出微笑。
  
  中午十一點四十的時候,她接到電話說面試的時間推後到下午四點。雨軒猶豫了,讓我先回去。我說反正也沒有什麼事情,就留下來陪她了。
  
  我們在市中心四處遊蕩,這也是我第一次和女生逛街。因為昨晚上的大雨,今天的天氣也似乎伴著肆意的冷風,沒有夏日的炎熱和喧囂。這樣到了下午三點半,我們提前到了一家賣手機的電信公司門口,不久從裏面快步走出一個身穿西裝的年青男子,跟雨軒打招呼。
  
  “來拉——。”他一臉笑容面對雨軒。
  
  雨軒輕輕點頭。這時他才注意到一旁的我,神色多幾分詫異,用淡淡的微笑搪塞過去。
  
  他對雨軒使了個眼色,用怪異的語氣問道:“這…是?”
  
  “——不是的,他是我的同學。”
  
  “你好。”我說。
  
  他禮貌的對我笑了笑。
  
  “還有多久開始?”雨軒問。我們跟著他走進那家買手機的店。
  
  “那邊的人今天很忙,你們先在這裏玩一下,等電話來了我通知你。”他邊走邊說。
  
  “大概還要多久呢?”雨軒問。
  
  “應該不會太久吧。”他轉過身,用手指了指上面“實在無聊的話,喏,樓上有網吧。”
  
  他把我們帶進一樓的服務台,這裏全是賣手機的櫃檯。我們跟著他到一家手機櫃檯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