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一夜一個鬼故事1.

上大學的時候,我們班的男生被分別分在兩個宿舍,28號和29號,那時,學校正好在建新的宿舍樓,現有的宿舍樓全部分配給了女生和老師,我們被分配的宿舍是多年前的老教師宿舍,還是平房,可是,再埋怨也沒辦法,只能等新的宿舍樓蓋起來才能入住了!
   我分配在28號宿舍,28號宿舍一共住8個人,屋子的面積很大 ,窗戶也很大,但奇怪不論是什麼樣的好天氣,屋裏總是陰森森的,29號宿舍和我們相鄰,也是出現了同樣的情況,於是他們便在校辦工廠的後面找了好多鏡子,掛在了宿舍的牆上,一來美觀;二來因為光線折射的原因,屋子裏也就不顯的那麼陰了,我們28號宿舍的哥們兒卻沒有那個閑情,於是乾脆找了些報紙將窗戶糊了起來,連白天都開著燈,說這樣更亮堂!
   就是在這個宿舍裏,後來發生了好多莫名其妙的事情,現在想起來還冷冷的!
  
  第一夜
  
   10月11日,星期四,放學,隔壁的一個哥們兒說有些急事,今天晚上不回家了,他是跑校生(不和我們同班),所以就把自己剛買的山地車扔到我們的宿舍,說怕放到外面弄丟了,我們也沒辦法,只好把他的車放到窗戶下麵的一塊空地上,到了晚上,我們無事,亂侃了一陣便早早的睡了,不知道過了多久,我依稀聽見有些聲音在響,先開始我以為是同學起夜,但後來又聽聽,好像是有人在弄自行車,於是我睡意朦朧的把眼睛睜開看了看,前面黑洞洞的,模模糊糊只看到一個穿著紅色毛衣的人正坐在山地車的車座上,蹬著那輛山地車,我突然有點發怔,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那個人蹬了會兒車,然後就背對著我緩緩走來~~後來我就不記得了,迷迷糊糊好象又睡著了,早上起來以為是在做夢,可聽其他同學說也看到了。大家就有些恐慌,但後來幾天也再沒有其他類似的事兒發生,事情也就漸漸平靜了,可山地車的那個哥們兒卻一直沒來取車,大概半個月後,那個哥們兒的家長來辦退學手續,順便取車,我們一問才知道,那個哥們兒哪天晚上出了車禍,而我們也清楚的記得他來放車的時候就穿著紅色的毛衣!


  

  第二夜
  
   9月23號,星期日,其實那天本來是休息,但學校在週五就通知周日下午要組織大家勞動,下午三點同學們陸續返校,四點開始集合,勞動的內容比較簡單,其實就是打掃衛生,學校新蓋的宿舍樓和以前的老教室之間有很寬的一塊空地,一直沒人收拾,現在長滿了雜草,到處都是垃圾,學校準備要改成操場,所以我們就成了想當然的勞力。
   我們班被分派到校園的東邊,正好是自己宿舍的後牆,那邊雜草比較少,但垃圾分外的多,而且緊挨校園的東牆是一個老式的廁所,常年不用,牆倒屋塌,大概打掃了兩個多小時,同學們都累的要死,就坐在旁邊開始休息起來,這時,一位同學跑過來和另一個同學說,你說奇不奇怪,那破廁所突然變的特別香,而且剛才還有人進去了,我們當然不信,那傢伙急了,就要拖我們去看,我們幾個同學無聊,就跟著過去了,沒想到,果然快到女廁旁邊的時候一股異香撲鼻,我們都很驚訝,那個同學說,剛才還有位女同學問我廁所在那,我隨手一指,沒想到那女孩還真進去了,他話音剛落,那個女廁的牆便“轟”的一聲倒了,整個廁所都塌了,我們嚇了一跳,也顧不了別的,急忙過去拿鎬頭和鐵鍬挖土救人,挖了好長時間,終於挖出來了,卻不是那個女同學,而是一具已經極度腐爛的女屍,而剛才那個同學看到了女屍竟嚇的暈了過去。
   接下來的事情更奇特,經過公安局調查,那具女屍就是去年11月30號和男友吵架後突然失蹤的S某某,暈過去的那位同學也再沒有醒來,腦溢血成了植物人,而他正是S某某當時的男朋友。




  第三夜
    
     7月13號,星期五,週末的校園是比較冷清的,大部分學生在放學後就都收拾一下回家了,當然也少不了一起出去玩的,約會的,校園裏突然少了那麼多人,便變的有些冷清,我們幾個家比較遠的學生,又沒有女朋友,就泡在宿舍了胡說亂侃,頗為無聊,這時我上鋪的一位同學突然從包裏摸出了一個隨聲聽,說:“快快,把燈關了,我給你們聽點刺激的,”還沒等我們說話,一位手快的同學早一把把燈熄了,一會兒隨聲聽悉悉索索便響了起來,那是一個恐怖的男人的聲音,原來是《張震講鬼故事》我以前聽過一些,覺的不錯,反正也沒事,就半躺在床上聽了起來,那個隨身聽的前面有一排小燈,隨著故事的聲響起伏閃爍,還頗有些氣氛。
     正聽的高潮的時候,突然門“咚咚”的響了起來,著實把我們嚇了個夠嗆,我們說這是誰呀,開燈開門一看,原來是我們班的卓X,說起來這女孩還是我們班的幾朵金花之一呢,在男同學中挺收歡迎的,我們一邊忙把她讓進來,一邊說你可把我們嚇死了,呵呵,這麼突然大駕光臨啊之類的話,原來她宿舍人今天也全走光了,就剩她一個,覺的無聊,就過來找我們聊天,我們當然很高興,這女孩平時很文靜的,只和幾個關係不錯的男生說話,今天來算是給了大面子了,我們坐在一起,談的熱火朝天,不知不覺都快12點了,她突然說要喝水,我說我給你打去,可她堅持要自己去,說著提著暖壺就出去去水房了,我們的水房在宿舍的最裏面,燈也被打壞了,還沒來的及換,黑漆漆的,我們在宿舍裏等著,還說這女孩膽子可真大,可等了好長時間也沒見人回來,我們就趕快去水房找人,可水房的門口只放著我們的水壺,人卻不在了,一位同學說“看來是太晚了,先回去了吧,我說有可能,但還是不放心,就想去女生宿舍看看,剛到門口,就被看門的老藤攔住了,說太晚了不准出去了,無奈我們也只好回去洗洗睡了。
     第二天一早,我們幾個就去女生宿舍的門口去叫卓X,可她宿舍的另一個同學出來說,她不在,好像昨天晚上回家去了,我們更鬱悶,12點還回家,這膽兒也太大了吧!
     到了週一,卓X來了,我們幾個就圍著她說那晚的事,她卻冷著臉說,你們說什麼呢,我週五一下課就回家了,我們看她突然變了臉,看來是不好意思說,就沒在問,只好一笑了之了,但不管同學們怎麼想,我卻總有些疑問,第一,那晚她那麼活躍,可和她平時的性格判若兩人,第二,門口有老騰守門,她是怎麼進來的,又是怎麼出去的呢,三,她來的時候我們的宿舍是關著燈的,她為什麼要來敲一個黑黑的宿舍的門呢?
     或許要不是後來發生的那件事,我的這些疑問將永遠沒有答案!
  

   第四夜
  
   6月6日 星期三,上了一整天的課,腦袋裏面亂糟糟的,到了晚上,大家都不想再去自習室了,於是,我們一幫人七、八個同學就集中在宿舍門口,商量著要出去玩,一會兒你一言我一語七嘴八舌的商定了一快去唱K,可是大門肯定是不能走了,我想起來繞過教學樓,在樓的西側有一堵牆,翻過牆外面是一條小巷,直通大路,那裏還是比較安全的,唯一不足的是到那裏要經過教學樓的正門,現在正是上自習的時候,保不准就有老師出來,但是也沒辦法了,我們幾個玩的心切,還是偷偷摸摸的溜了過去,翻牆出來,到了地方,狠狠的嗨了一晚上,快到淩晨2點多的時候,才搖搖晃晃的跑了回來。
   還是老地方,又翻牆進來,這麼晚了一定沒人查了,我們大搖大擺的走進來,可在過教學樓門前的時候,竟發現教學樓竟還有十幾間教室亮著燈,
   “這是誰呀,學習都不要命了,”我後面的郭XX發了一聲感歎!
   我剛要接話,只聽一個清脆的童音說:“郭XX,你也不要命了吧!”
   我們嚇了一跳,順著聲音看,只見一個小女孩站在樓前面的臺階上,大概六七歲的樣子,紮著一個馬尾,穿著短褲,
   我回頭問郭XX:“這是誰呀”
   郭XX更是驚詫,急忙說:“誰呀,我不知道“
   然後就問那個小女孩說:“小朋友,你怎麼認識我啊,你是誰,怎麼這麼晚了還不回家”
   那女孩看了看他,卻不答話,轉身跑向了教學樓,推開門進去了,我們呆
返回列表